反智主义

我觉得这件事的根源在于一群人把另一群人忽悠瘸了,这群人坐上轮椅以后发现真方便真快捷,于是开始嘲笑用双腿走路的人。而大忽悠们发现自己受到质疑地位不保了,就反过来痛心疾首地批判这是反走路主义。某些人在批判这个社会的反智主义风气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是谁把这些人忽悠得丧失思考能力了。

在反智主义这件事上,我非常赞同乔姆斯基的看法,这篇短文也正是受了他的启发而来。大部分所谓的智力工作,实际上也不见得比汽车修理需要更多的智力和创造力。学者也只是一份工作,他们没有理由因为什么智力上的因素而得到这个社会更多的尊敬和重视。这些学者当然有的会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成为权威,但是汽车修理也会有修理大师。他们从社会地位上来看不该有什么区别,对非专业领域的问题也应该有同样的发言权。我觉得不存在一部分人受过严格的学术训练就高人一等了的事情,这显然太荒谬。

反智主义大概只是一部分群体觉得自己长期以来垄断的话语权受到了挑战和质疑,内心感到惶惶不安,于是站出来指责说这是反智主义。我想这不就是反权威嘛,没什么不好的。我就特别反感学术垄断、话语权垄断,让本来是大众的东西变成一个小圈子的游戏。我最痛恨的就是把简单的东西用复杂的语言包装几遍,用来忽悠别人的做法。我当然不是说什么东西它都有个简单的道理,能用几句话给人讲明白,这当然不可能。一个本身情况复杂的东西当然只能用同样复杂程度的话语来解释。比如我要教人零到九用阿拉伯数字怎么写,我不可能说零到九这些数字的本质上是什么什么,你这样记就行了。我承认有些东西我可能暂时认识得不到位,没法简单地直击核心,只能用一些别人看不懂的话来掩盖自己的无知。这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就是不要说了,不要误导别人了,如果实在情势所迫非得要说,那就承认自己也一知半解似懂非懂。但是,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很多人非得用车轱辘话把简单的东西说一遍,搞得人一头雾水,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我觉得这种人就和跳大神的女巫没有区别。